作者介绍:
谢天蔚教授,博士,美国长堤加州州立大学亚洲与亚美研究系中国研究部教授、前任南加州中文教师学会会长、中文SAT考试委员会主席美国中文教师学会newsletter编辑。

看到老外中文说得流利总是觉得很有趣。臺湾电视节目WTO姐妹会上的一批老外新住民谈笑风生,令人莞尔。大陆电视节目也常邀请老外上节目,俄罗斯的美眉、法国的帅哥,应有尽有。普通话发音标準令人汗颜。不过说得好的见得多,用中文写文章,做论文,拿学位的还是少。以前看到过西方传教士翻译圣经,出版传福音的书籍(用的都是文言文)。原因很简单,中国的文字不易学。中国的孩童已经学会说话,还要花多少年去学读书认字写字。寒窗苦读十几载,方能磕磕绊绊写一点东西。老外更觉困难,那麽多的字要一个一个认,一个一个记,一个一个写,实在难为他们。

 

美国人研究学外语的难度(对老美而言),把中文跟阿拉伯语归在一类,学习的时间要比学西班牙语多好几倍。不过我看如果把写字排除在外,光学说话恐怕就不见得那麽难了。WTO姐妹们和加拿大以说中国相声闻名的大山就是證明。不过说得溜溜的,不等於写起来也那麽溜。不知道WTO姐妹们会不会写。大山有博客,不知道会不会写,但一定会打,否则上不了网。

 

老外学汉字碰到的苦楚,恐怕国人未必体会。不少老外学中文的一个原因就是对神秘的汉字好奇,一开始兴趣浓浓的。後来汉字越来越多,就晕头转向了。於是有人发怨言,有人做研究。一位美国学者说初学中文学写汉字是“低效”的学习方法,建议先学说话,以後有必要再学写字。中国的老师为“维护正统”,非学非考汉字不可,众说纷纭,莫衷一是。

 

自从电脑和网络横空出世以後,情况大变。电脑可以输入中文,老外看到键盘可以打出汉字,喜出望外。敲敲键盘便可以看到一个一个汉字欢奔乱跳,字母变成图画般的汉字,非常神奇。他们对键盘不陌生,教也用不著教,只要告诉他们按照发音,像打英文一样打,汉字就会出来。於是高兴死了,也不看屏幕上跳出来的什麽字,想说什麽就打什麽。结果打出这样的句子:“老死,你号码?我很高星。”(你我大概还是猜得出来什麽意思)。笑话归笑话,写字的负担到底减轻了。老师要注意培养学生的好习惯。打字时眼睛要盯著屏幕,看看出来的字是不是自己要的字。既学发音,又学认字,一举两得。

 

打字在教老外的时候确实有用处。不过叫学生不写汉字却也行不通。在老美学生中做过调查,问他们要不要学汉字,几乎是众口一致说要学汉字。问要不要考写汉字,居然也是众口一致说不要考写汉字。又爱又恨,是不是?

 

既然老外学生对写汉字有兴趣,但实际使用不多,打字更加实用,因此建议学口语、打拼音,再开一门简单的书法课,学学写汉字,欣赏欣赏,修身养性,如何?

 

(原载2014年6月5日《世界日报》D6)